LOF不用了,有缘再见吧

【頭文字D】羅森的浪漫 -end

午休的时候看到这篇一下子就开心起来了.配合阳光照过来真是让人温暖的文字啊好喜欢

糖呢就兩茶匙:

 好像不是很多人知道這篇。出過小料的。這篇算是接著前面的故事。情人節前夕來浪漫一下吧^^

-------------------------------------------------------------

最近幾場鬥車都不見秋名山上有那架白色FC的蹤影。中里毅曾打過電話,不無誇張地說豆腐仔木木地,場場贏還讓其他車手誤會太囂張,不知哪天會被攔下來打一頓,作為車隊老大這樣放著不管真的好嗎?

電話那端的高橋涼介聽完笑了一陣,問中里,你都看到了?

中里否認。說我祇是聽到這樣的傳聞。

有你在就行了。高橋笑着說。然後挂了電話。

喂,我們NightKids車隊也很多事情要忙喔。中里對著響著斷線電子音的話筒一本正經地說完,才一本正經地放下電話。

幹!

中里罵完,覺得自己實在太帥了。

然則接下來祇要聽說有拓海或是Red Suns的車手出戰,他都會到場觀戰。

又見面了!中里San. 那個老是穿著跟加油站工人制服很像的連體褲的傢伙一見到他就笑嘻嘻地打招呼。還總是用這一句開頭。

中里也總是溫和地回答:是呀。涼介把你們託付給我,我也祇好代理一下照顧你們啦。

然後順理成章使喚他下山為代理隊長買兩罐汽水,並且務必在比賽開始之前回來,不然涼介若知道你們疏於練習,會失望的。

涼介才不會對我們失望。我們絕對不會讓涼介失望才對。連體褲大言不慚。而買汽水的任務自然又落到了拓海身上。

中里把其中一罐汽水給拓海。問他有多久沒見到涼介了。

拓海還是那副零號表情答,啊?嗯,沒有多久啊,下午才見過。

中里差點被汽水嗆到。下午?今天下午?

唔,是啊。

呵呵,我還以為他最近很忙。

唔?他很忙啊,在準備考試。

中里默默把口裡的汽水嚥下,口腔充滿了微酸的味道。社會人哪裡記得住考試季是什麼時候啦。看來高橋涼介也未必被溫習佔用太多時間吧,還有空去豆腐店家訪。

你、你不知道嗎?他考試。拓海問。

既然都停頓那麼久,應該表示這個話題已經結束了吧。突然又接著問,實在讓人無法愉快地對答下去……

中里把喝空的汽水罐塞到拓海手中。說比賽開始了,走吧。

此戰由拓海再下一城,看著車手們擁在一團商量待會要去哪裡喝酒慶祝,中里上了自己的黑色GTR,瀟灑地甩尾調頭,開往山下。

喂!代理隊長走了待會喝酒誰來埋單啦!連體褲朝著已經消失在第一個彎的尾燈喊道。

中里自然不會知道因此就被Red Suns的車手們貼上摳門偷跑的標籤。

在加油站加滿油,他放緩速度,發現經常路過的那間LAWSON門口停著熟悉的白色FC, 在便利商店燈火之下反射出冷調的光,一如主人。

中里將自己的GTR停靠在FC旁邊,走入便利商店,只見高橋正站在扭蛋機前面,認真地看著上面的說明。

似乎做好決定選第三部,他把手上的小勺咬在嘴裡,投幣,伸手扭動開關。之後一個扭蛋掉下來,他拾起,轉身拋向中里。

中里忙不迭接住,因為後退得太急,還險些撞倒店里的特價品陳列架。高橋看到他狼狽的樣子,笑了。

這什麼啊?中里打量著手中的扭蛋,問。

高橋示意他看某個方向,原來是商店提供給食客堂食的餐桌,桌上有一杯酸乳酪。

吃酸乳酪這種事情,實在有失他中里毅的霸氣。

但不知道為什麼他還是愉快地吃了起來。

你在等我嗎?中里本來想問,又覺得問也多餘。難道高橋涼介深夜駕車來到這間下山必經的LAWSON就是為了一個人吃兩杯酸乳酪以及玩扭蛋機嗎?

所以他改口問,考試進行得怎麼樣?還順利嗎?

高橋聳聳肩,似乎不值一提的樣子。中里對他高材生的稱號略有耳聞,不過說起來,他們也很少交流有關賽車以外的事情。今天要不是豆腐仔提起,他真忘記涼介還在念大學。

想著,他把香煙遞向高橋,高橋乾脆地從中抽出一根,從口袋裡掏出打火機點著,熟練地抽了起來。

啊,這裡禁煙嗎?高橋突然想起,問道。

中里環顧了一下商店,並沒有看到禁煙標誌。說好像沒關係。

就算真的有禁煙規定,大概也不介意為這個人破例吧。涼介抽煙的樣子……坦白說,有點迷人。

中里摸摸鼻子移開視線。說我下個禮拜約了Monster車隊的跑。

高橋一臉瞭然地點頭。說到時見。

中里準備離開了,他揚了揚手中的扭蛋,笑說謝啦。

高橋也笑,把有點長的煙灰抖在了酸乳酪杯裡。

回到家,中里從外套裡掏出扭蛋,使了點勁扭開塑料蛋殻,用手指捏出其中的模型,是一架黑色PORSCHE 944 TURBO. 他把模型放在床頭的架子上,便去洗澡。

 

深夜的山路祇有急速的車駛過帶起的風和激烈的引擎響聲,山谷愈靜,便顯得車手的血愈是躁動。

高橋到的很早。中里到的時候已經看見他被Monster的女生應援團包圍了。

中里莫名地覺得不爽。但是高橋今晚祇是作為觀戰的一名觀眾罷了,Moster車隊帶來的女生要圍他也正常。

中里下了車,重重地關上車門。高橋沒有看過來,但想必他上山的時候便得到通知了。

老大老大,我們來商量一件事吧。Night Kids車隊的一名車手拉住往高橋方向走的中里,說。

有什麼事等我跑完再說。中里很不耐煩。

就一句話啦!老大,你跟高橋涼介不是很熟嗎?

幹嘛?你想幹嘛?

中里瞪起眼睛。他想如果這死胖子敢打涼介主意,他不僅要把他踢出隊,還要……還有想到再說。

你能不能跟他說一下,找天我們兩個車隊聯誼啦?聽說高橋有很多學姐學妹都很崇拜他耶。而且每次他出現,都很多妹會來。

所以呢?

有他在的話,就不用擔心女生的出席問題啦。

這我當然知道,問題是有他在,誰還會理你們啊?

他就一個人,我們這麽多人,總有機會的啦。老大,你要對自己有信心啊,你不比他差啦。

中里頓時覺得無論如何也要把這死胖子踢出車隊。

涼介,叫你涼介可以嗎?

中里走近,正好聽到一個卷髮女生在問。

不可以。拜託你把乾燥到分叉的頭髮護理好再說吧。中里在心裡頭腹誹,翻了個白眼。

涼介,你的電話多少號告訴我可以嗎?我超愛車的,我們一定聊得來。

超愛車?我賭五千塊這女人連車標都不會認啦。中里又翻了個白眼,接著他聽到涼介的回答。

我的電話號碼祇有敢坐我車的人才知道喔,抱歉啦。

我敢啦!載我!

屁咧,她連京一的車都不敢坐!載我啦,涼介──

而中里此刻在認真地回想,他好像真的坐過涼介的車,雖然祇有一次那麼多而已。

至於為什麼說好像,是因為那一次他喝多了。

一般來說,載著醉漢,開車的手法應該溫柔一點吧。但這個人,卻祇當載著一袋散發著酒精味道的土豆似地,毫不體貼地在山路間狂飆。

出於成熟社會人的自制和禮貌,中里說,我想吐。

不要吐我車裡,等我過了這個彎。

語氣那麼溫和,內容卻是截然相反的冷淡。但又教人無法討厭。

過了彎把車停穩當,高橋還順手替中里解了安全帶,讓他可以第一時間開門下車嘔吐。

明知要跑山路怎麼還喝那麼多?高橋遞給他一瓶水,同時問。

等你工作了,就知道總有不可推卻的應酬。中里苦哈哈地答道。

如果你指的是身不由己,那倒不必等到工作才能體會吧。

中里隱約記得說這話的時候高橋是笑著的,卻總有哪裡教人覺得難受。這應該是他們之間唯一一次關於賽車以外的對話。

 

比賽之前中里告訴高橋結束後有話要說。他一路開下山,毫不意外地在LAWSON門口看見高橋的車,而車主正倚著車前蓋抽煙。

中里下車,高橋立刻扔給他一個東西,正巧打中他的心口,剛才的心跳加速、恐怕就是這個原因吧。又是一顆扭蛋。

你找我說什麼事?高橋問。

你覺得我們車隊來做一次聯誼怎麼樣?中里把扭蛋放進衣兜,笑問。

聯誼?拓海好像還未成年,這不妥吧。

中里本就認為涼介不會答應。他也是想得到明確的拒絕以讓那班成天想著把妹不練車的臭小子死心,祇不過沒想到是因為這個理由。

他當然知道涼介欣賞拓海,從眼神說話肢體動作統統表露得那麼明顯,甚至另組車隊Project D很大程度上便是為了拓海。

他也當然知道這一切都源於涼介對賽車的熱情,但他還是忍不住深深地嫉妒。

他祇是不知道自己的嫉妒是對事還是對人。

少了他也不會影響聯誼呀。中里說。

高橋望著遠處吞吐著煙霧,有一絲像在考慮。

沒興趣。然而最後他還是拒絕得很乾脆。

一開始這樣拒絕不就好了,為什麼要提拓海。中里忍不住在心裡埋怨。事到如今就算知道他根本沒興趣,也會猜測大部分是因為拓海啦。

那跟我賽一場?還是連這也沒興趣?

高橋聞言把目光收回,和中里的視線相對,笑著吸完最後一口煙,按熄在汽水罐上。

遲早都要跑,你這麼心急做什麼?

把垃圾扔到回收桶,高橋朝中里揮揮手,上了FC後離開。

什麼叫遲早……群馬縣的山路車手我比你都賽得多了,還不答應。中里悻悻地抱怨完,伸手掏車鑰匙,摸到了扭蛋。

這次是什麼?

中里上了車,不急著發動車子,而是拆扭蛋。

一架PEUGEOT405 TURBO 16模型。他小心地放在儀表板上,又擔心會滑下來,最後在置物箱找到一個太阳眼鏡盒,將眼鏡取出,把模型放了進去。

鬼使神差,中里突然想要自己玩一玩扭蛋機。

他下了車,直奔LAWSON商店,站在第三部扭蛋機前。投幣,扭動開關,一個扭蛋掉了下來。他打開看,是涼介第一次送他的PORSCHE 944 TURBO模型。他又投了兩次幣,扭出來的扭蛋還是一模一樣,三個賽車模型在手心疊成一堆好像在嘲笑他。

他決定換旁邊的扭蛋機再試一次。

最後四個PORSCHE賽車模型全被他扔進了店裡的垃圾桶。

涼介的運氣大概不錯吧。

中里回到車裡,隨手打開眼鏡盒,摸了摸PEUGEOT模型,微微笑想。

 

又有一段時間在山路上見不到白色FC飛馳的光。這天有外縣的車手來秋名山挑戰,Red Suns和NightKids都有車手應戰。

中里想自己既然身兼兩車隊的(代理)隊長,應該早到為兄弟們打劑強心針以表支持。

然而到場後他看到什麼?涼介的車停在賽道外,卻不見他人的蹤影。倒是拓海站在FC駕駛室車門旁邊,左望望右望望。

中里祇能把車停在稍遠的位置,中間隔著拓海的AE86和另一個RedSuns車手的EG6.他單腳剛邁出車外,就朝拓海朗聲問,拓海,涼介呢?

拓海有些緊張地回頭看了看FC里的動靜,回頭對中里做了個噤聲的動作。

中里見狀迅速走上前,彎腰看向車裡,原來涼介在睡覺呢。

涼介說考完試很累。拓海說。今天來的女生很活潑。所以要我在這邊看一下。

中里聽完便笑了。他意思是她們很吵,要你擋駕。好了,我來吧,你應該去準備了。

不用啊,我在這裡就好。今晚我不跑。拓海說。

中里正有些疑惑,拓海接著說,涼介叫我不要跑,好好看一次。

那你在這裡也不能好·好地看啊。中里笑著提醒道。去找個好·位·置,然後好·好看,不要浪費涼介的苦心安排喔。

拓海沈默了幾秒,終於移動腳步。

對了,拓海,你還是未成年嗎?中里突然想起,叫住他。

剛過完18歲生日。

那就是成年人囉。我和涼介準備搞車隊聯誼,你要不要來?

唔,隨便啦。

那就算你一份了。

中里不無得意地回頭看一眼車內,涼介依舊睡得很熟的樣子。

這下你可沒有拒絕的理由囉。

不過,聯誼到底是為了什麼啊……中里的腦海立刻浮現涼介被女生包圍的場面,雖然這很常見,但還是教人十分不爽。

就在這時,有兩個女生探頭探腦地想要靠近,中里面無表情地看著她們,也不主動開口。

那個,涼介來了是嗎?綁馬尾的女生鼓起勇氣問。

有什麼事嗎?中里依舊是不冷不熱的態度。

聽說他好像不太舒服,這個請他喝。短髮的女生遞上一瓶飲料。

中里沒有接,祇是歪頭看瓶身的標籤。噢,原來是能量飲料。

比起這個,我想涼介比較需要的是安靜。中里微笑起來,語氣卻十分不客氣。

不巧的是,賽道那邊此刻爆發一陣喧鬧,以及轟隆的馬達聲不絕於耳。中里下意識地去看車內的涼介,還是沒有醒。

而那兩個女生也依然站在原地,似乎沒有要走的意思。

你們是想約他還是要告白啊?無論哪種,答案都祇有一個,就是「NO」。你們還在唸書吧?這麼晚不回家也沒關係嗎?不良少女?

大叔你管很寬耶!

短髮女生嗆完,拉著馬尾女生走了。中里哼了一聲,忽然感到手臂被拍了一下,轉身望去,FC駕駛室的車窗已經完全打開了,高橋趴在邊緣,仰望著他有些揶揄地笑說,好兇喔,大叔。

中里呆了幾秒,一時不知是一笑置之還是說什麼反駁才好。腦子突然無法思考,祇有涼介的笑臉,還有剛才那帶著慵懶音調的調侃在不停回放。

接著高橋開門下了車,問開始了嗎?

中里這才整理好情緒,點點頭。

高橋戴上耳機聽了一會兒,又問拓海呢?

你不是準備了功課給他嗎?現在應該正在做吧。中里說。

高橋一笑,掏出香煙來抽。

很擔心今天的比賽?中里打量他的臉色,確實看上去有些疲憊。

擔心倒是不。高橋吐出一口長長的煙。接著說,過來作些調整。

擔心拓海?

你呢?不看比賽,來這邊欺負小女生?

雖然中里不知道涼介是從哪部分開始聽到,不過也夠令他感到尷尬了。這種時候,當然要轉移話題。

對了,拓海對聯誼很感興趣的樣子喔。聽說他最近失戀了。

是嗎?無所謂啊。如果你們想辦的話。高橋的表情還是淡淡地。

果然。拓海一OK就什麼都OK了。中里抿了抿嘴,覺得笑得有點艱難。

贏了。高橋摘下耳塞。拉開車門,卻沒有上車。反而笑笑地看著中里問,剛才你是不是幫我拒絕了什麼?

你喜歡那種小女生嗎?

不是,好像要給我什麼東西?

哦,那個啊。能量飲料。你想喝?

高橋祇是笑,沒說想也沒說不想。看得中里不好意思起來,但卻又難以解釋這種享受的感覺。

走吧,請你喝。中里說。

 

結果高橋並沒有選能量飲料。此刻他正非常感興趣地隔著LAWSON商店的冰櫃玻璃看裡面的冰淇淋。

而中里一口一口喝著汽水,也認為觀察這樣的涼介是件很有趣的事。

其實他的臉上還是沒有太多表情,不過眼中的光彩顯示他此刻的心情非常好。

啊,看樣子是選好了。他眉頭微挑,唇角也彎出細微的弧度。

高橋打開冰櫃的門,拿出一盒小小的冰淇淋。

中里替他付過款,他一邊吃、一邊又走到扭蛋機前。

上兩次扭到哪個?

中里在PORSCHE和PEUGEOT的圖案上分別點了一下,高橋伸手在BUGATTI和LAMBORGHINI的圖案上也分別點了一下,說還差這兩個。

都送我嗎?中里笑問。

可以呀。高橋掏出代幣,揚了揚。

那真的拜託你了。我總是扭到一樣的。

高橋聞言回頭看了他一眼,有一點意外,卻沒說什麼,走到最後一部扭蛋機前,把代幣投了進去。

然後把掉下來的扭蛋拾起,再拋給中里。

中里立刻迫不及待地把蛋殻打開,拿開說明書,把模型捏出來放在手心向高橋展示。

你真的太神了,涼介。

那恰恰是紅色BUGATTI 55 DE LA CHAPELLE模型。

高橋吃著冰淇淋,聳聳肩表示沒什麼大不了的。

中里細心把模型放在扭蛋裡闔起來,再放入口袋。高橋看著他,微微露出笑容。

聯誼什麼時候?

你的考試什麼時候結束?

剛剛結束。

那定在下個週末?地點確定了再告訴你。

我覺得這裡也不錯啊。

高橋冒出這麼一句,中里以為他開玩笑,結果卻發現他的表情是確實覺得便利商店是個很不錯的場所。

我倒是無所謂,但女生會覺得不禮貌吧?

女生?有女生參加嗎?

你該不會覺得祇有我們兩隊車手喝酒聊天吧?

高橋笑說我又不是10歲。不過現在10歲的小孩也不應該知道blind date吧。

沒有到blinddate那種程度。中里認真地說。

反正,會邀請不錯的女生一起參加的。高橋拍了拍中里的肩膀說。然後離開了商店。

這話聽起來真是讓人不愉快。但又沒有挑錯的地方。何況,為什麼要拍他的肩膀說這句話?好像特地要帶不錯的女生讓他見一見似地。

他根本一點興趣也沒有。

最後中里買了一打啤酒,鬱悶地回家。

 

聯誼的前一天確定好地點,中里掛電話卻沒有聯絡上高橋。

開車上秋名山,沿路也沒有見到FC的蹤影。下山經過LAWSON, 門前的車位格子也是空蕩蕩的。

還有一個地方。雖然半夜拍門很不禮貌,但中里依然把拓海叫了出來。

有沒辦法聯絡到涼介?

你們不是經常在一起嗎?

中里突然有一種被看穿的感覺,倒也不會感到不舒服。

上次跟你說過的,我們兩支車隊聯誼,就在明天,地點確定了,但是涼介還不知道。

哦。

中里等了一會兒,發現拓海根本沒有說話的意思。不免有點不耐煩起來。

早一點通知涼介的話,他也可以更好地計劃自己的行程。

哦。

幹!哦你個頭啦!中里忍了又忍,還是把到嘴的話咽了回去。

大概在醫院吧。拓海突然說。

什麼?醫院?怎麼回事?中里大驚,心臟瞬間收緊。

唔,他家不是開醫院的嗎?

中里這才記起,鬆了口氣。

 

中里本以為能看到涼介身穿白大褂的樣子,護士讓他在外面等候時還暗暗地期待了一下,結果見到的還是平常的夾克加襯衫而已。

高橋也沒有問他為什麼會來,祇說可以走了。

明天的聯誼會不會太勉強?中里問。

不會。高橋微笑說。

其實那個聯誼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我是說,可有可無啦。

那樣的話你大可在電話留言說取消就好。

中里頓時語塞,而高橋的表情還是很平淡。

那是因為拓海說你在醫院,我嚇一跳嘛。中里用開玩笑的口吻說。

醫院又不是祇有病人。這個時間你去找拓海?高橋也用同樣的語氣說。

啊,那個──

簡直好像不是聯誼,而是約會一樣了。

約會?!

我說了嗎?

面對中里的大反應,高橋卻是狡猾地耍起了太極。

那種不算約會啦。中里強調。我和你這樣比較像。當然這一句不能說出來。

大概吧。約會的話,應該是我們這樣?高橋拉開車門上車前,笑著打趣說。

中里愣了幾秒,這時高橋已經發動好車子,先開出幾米遠了。

不要隨隨便便把別人心裡話說出來,很嚇人啊。中里幾乎以為是自己說漏嘴,邊抱怨著上了車,很快趕上了高橋。

 

這一間LAWSON便利商店的店面比較小,祇不過離高橋家很近,經過一個路口右轉直上到斜坡的頂端就到高橋家了。

高橋買了汽水出來,遞給倚靠著GTR車門站著的中里一罐。

中里道了謝,卻還是對他伸出手,好像在等著什麼。

高橋伸手拍了他的掌心一下,笑著說這裡沒有扭蛋機啦。

然而中里還是感到像收到禮物一樣開心,他悄悄地把收回的手心蜷起,希望涼介的溫度可以留得久一點。

地點約在哪裡?高橋問。

秋名有一間不錯的店。好像是剛開不久,還在優惠期。中里答。其實具體他也不太清楚,這種事情當然交給隊裡熱心的小夥伴去做。

高橋突然歪著頭盯著中里目不轉睛,中里等了片刻發現他還是沒有要說話的樣子,便問,看什麼?

看得他快緊張死了。

這個沒關係嗎?高橋比了比他鬍鬚的位置。如果又被誤會成大叔怎麼辦?

中里聞言不由自主地摸了摸自己的鬍鬚,說我對小女生可沒有興趣。

啊,我知道了。我拜託了前輩幫忙問,有幾位學姊都願意參加呢。

涼介,別開玩笑了。

我說的是真的。

中里頭痛地皺緊眉頭。覺得十分煩躁,卻又不能表現出來。

這不正是聯誼的目的嗎?

我都說無所謂啦,聯誼什麼的。

好啦,明天見。高橋說。

中里目送他離去,還是未能擺脫煩躁。

他不是笨蛋,他剛剛確認了自己的心情。

他,喜歡涼介。

 

聯誼當天,中里為到底是早到比較好還是晚到比較好糾結了很久。最後還是比約定的時間晚了半小時才到。居酒屋裡已經坐了不少人,Night Kids的車手都到齊了,還有一些之前見過的女生。而Red Suns祇到了拓海。很是拘謹地坐在角落。

拓海,怎麼祇有你?他們呢?中里問。

他們去接女生們過來。拓海見到中里,稍微輕鬆了一點。

涼介也去了?

他說會從醫院直接過來。

中里聽到這覺得舒服一點。不過說起來,涼介也不會隨便讓人坐他的車。

結果高橋是最晚到的一個,邊說著抱歉,邊坐到中里旁邊的空位上。

中里肯定當時所有在場的女生眼睛全部在一瞬間發光,好像看到了獵物。

今晚的賬單就交給我吧。高橋附在中里的耳邊說。

為什麼?中里問。希望涼介可以繼續在他耳邊多說一點。

我遲到了,所以──

這種小事。不必啦。

高橋突然打量了一下中里,露出驚訝的表情問,你一會就要走了?

中里一頭霧水,說沒有啊。怎麼?

高橋立刻噗嗤地笑了出來,一直笑,根本止不住的樣子。

怎麼了嘛。喂──

中里被搞得莫名其妙又無可奈何,祇好耐心等高橋解釋。

你怎麼還穿著車隊的制服?你看別人都換了。

中里環顧了一下,這才發現還真是祇剩他穿著特別訂做繡有車隊名稱字樣的黑色運動裝。

方便嘛。中里見高橋又開始笑,忍不住問,很怪嗎?

沒有,祇是覺得果然是中里San. 

中里San。最開始涼介是這樣叫他的,因為他年長幾歲的關係。後來漸漸,就不再用敬語了,他倒無所謂,覺得這樣更自在。

高橋說,一直以來都是看見穿著車隊制服的你,祇除了……

話說到一半被打斷了,原來是有女生主動來跟高橋打招呼。

涼介?藤堂說起這個聯誼是你在辦,要我們來捧場,可是你都不來我們那桌問候一下喔。

啊,佐野學姊,真的很抱歉。我現在就過去。

中里覺得沒意思地喝了口酒。期間有也有不少女生過來跟他搭訕,但他心不在焉的表現很快便導致沒有人再來挑戰他。

涼介跟她們聊得很好嘛。哼。

之前還說沒興趣什麼的。哼。

成為焦點明明很開心啦。哼。

等等,臉湊過去讓人摸是怎麼回事!喝醉了?啊,那群色女人!

中里覺得自己快坐不住了,乾脆轉到另一邊,眼不見為淨。

過了一會兒,那邊傳來明顯是失望的起哄,中里忍不住回頭,見到涼介正向自己走來。

中里,可以送送我嗎?高橋問。

要走了?雖然這樣問,中里已經站了起來。

嗯。高橋點頭,正想要說什麼,卻因為突然被人拉住而分散了注意──

再留一下下不可以嗎?涼、介、Chan? 急症室不可能祇有你一個醫生啦,不要那麼快走嘛!

森田學姊,你也在醫院工作,應該很瞭解我的處境呀。

對啦!手放開!

比起高橋的溫柔,中里的目光簡直帶著殺氣,那女生一下子就把手縮回去了。

原來涼介並沒有把FC開來,看著坐在自己旁邊位置的他,中里覺得很高興。

回醫院對嗎?中里問。

如果你是患者應該不會想見到身上有酒味的醫生吧?高橋轉頭對他笑道。

藉口?中里這下覺得更高興了。何況他們可以一起離開,沒有比這更好的事。

高橋點頭承認。吵死人了。吐出這句抱怨後,他伸了個懶腰。

中里看到這樣的涼介,不由地露出笑容。

去那裡吧?高橋說,並做了一個扭動的手勢。

啊,好哇。中里會意過來,往秋名山方向駛去。

 

已經到了LAWSON門口,高橋卻像是沒有下車的意思,中里便也坐著不動。他想大概涼介有一點醉意吧,雖然在來的路上還是像往常一樣安靜,但總覺得哪裡有不同。

突然聽見開門的「喀噠」聲,高橋推開車門下了車,中里見狀也跟著下車,朝便利商店走去。

高橋並沒有第一時間走到扭蛋機前──中里以為他會,畢竟之前就是為了扭蛋才來這裡,但他祇是走到零食架前專心瀏覽。

中里則到冰櫃拿了兩罐汽水,然後到餐桌邊坐下,悠閒地看著高橋在零食架之間游移。

片刻後看到高橋拿著一袋花花綠綠的袋子走過來,看起來像是糖果的樣子。

想不到涼介你喜歡這種零食?中里打趣說。

很可愛啊。高橋落落大方地撕開包裝袋,捏出一塊動物形狀的巧克力放入口中。味道也不錯呢,要嚐嚐嗎?

中里看著遞到自己面前的包裝袋,心想自己從小到大雖然對甜食毫不抗拒,但唯獨對巧克力敬而遠之,這下怎麼辦呢?他又不想拒絕讓涼介失望。

真是太可愛了,這是女學生才吃的吧?中里打著哈哈,仍在猶豫要不要伸手拿。

那就體驗一下吧,中里毅子小姐。高橋以不容反抗的姿態、迅速把一塊巧克力塞到中里嘴裡。

真讓人生氣──什麼是中里毅子小姐啦!但是涼介喂他吃巧克力……還真的蠻好吃的呢。

謝啦,涼·子·小·姐。

不客氣。高橋的坦然反倒顯得中里孩子氣了。然而中里發現自己實在太喜歡這樣的涼介。喜歡到不行。

接著高橋又吃了兩塊巧克力,才起身往扭蛋機走。彷彿預測到中里的動作,懶洋洋地說,你不要跟過來。

中里祇好坐回原位。但這個位置視線有點受阻,他惟有儘量伸長脖子探出身看,高橋站在第一部扭蛋機前,正準備投幣。

加油喔,涼介!為了我!中里喊道。高橋回過頭來,笑了一下。中里不確定自己是否看花眼——他覺得涼介似乎笑得有點害羞。

涼介——

中里忍不住又喊。他希望高橋可以再回頭看他,最好像剛才那樣笑一笑,很可愛。

高橋沒有理他,專注地扭動開關,然後很快聽到扭蛋掉落的聲音。

中里立刻跳起來,迅速走到高橋身邊。高橋把扭蛋遞給他。

如果重復了怎麼辦?中里邊打開邊問。

是喔,怎麼辦?高橋卻把問題拋還給他,一副置身事外的樣子。

可以繼續扭給我嗎?中里停下動作,認真地問。

先看了再說。高橋挑起眉頭,用下巴指了指中里手中的扭蛋。

中里頓時有一種告白失敗的挫折感。把扭蛋完全打開,撥開說明書,是紅色的LAMBORGHINICOUNTACH, 也是這個賽車模型系列的最後一款。

集齊了喔。高橋笑道。然後率先往便利商店外走去。

這種像是什麼要結束了的感覺真討厭。

中里把扭蛋復原放進口袋裡,自言自語地說,涼介的運氣好得過分了吧。

跟著出了便利商店,高橋倚著他的GTR在抽煙。這既熟悉又陌生的景象,他希望時間能停留在此刻,因為他最喜歡的都在同一個畫面——涼介、GTR.

高橋突然望了望天空,叼著煙說,下雨了。

上車吧。中里說。見高橋想要把煙弄熄的樣子,又說,在我車上抽煙沒關係啦。

高橋的眼裡微微帶點笑意,依言上車。

要回去了嗎?中里問。

等一等──高橋說。接著他吐出一個完整的煙圈,好像很滿意似地,看著那個煙圈飄起,然後緩緩消散,才笑著繼續道,我有些話想跟你講。

既然是有話同我講,為什麼不看著我講?中里笑笑問,當然不是認真地,但若不是以這種語氣,他恐怕什麼都說不出來,因為實在緊張到想跳車啦。

高橋聽了轉過臉看了他一眼,面上笑容不改,中里祇覺得呼吸停頓,勉勉強強地清了下喉嚨──

你這樣瞪著我,我很難說出口。高橋的聲音輕輕柔柔帶著笑,然而聽在張著嘴發愣的中里的耳裡,難免太像調侃。

我哪有瞪你啦。中里唯有摸著鼻梁直視前方,過了幾秒還是忍不住回頭看高橋,這時高橋的手搭在窗沿上,望著便利店的方向出神。

事實上,第一次見到中里你,就是在這間便利商店。也是我第一次看到沒有穿車隊制服的你。那天你在哄一個鬧彆扭哭個不停的小孩,連他的母親都放棄了,你還是繼續哄,還用餅干搭了一個模型。

啊,那次……

中里記起那一天,說起來也算是「第一次」見到涼介,雖然祇看到一個模糊的影子。接著第二天晚上,他就在秋名山上找到高橋涼介和他的白色FC, 在夜色中、也一樣耀眼。

明明那麼有耐心的人,怎麼開起車來卻總是有點急躁呢。

涼──介。

高橋見中里懊惱地抗議,笑着拍拍他。

但無論充滿耐心的樣子也好,還是急躁的樣子也好,都很迷人。對我來說。

等、等一下!?中里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確實不敢相信!涼介稱讚他、不、這不是重點,重·點是那句「對我來說」?!

我也覺得自己很奇怪,為什麼祇是見過一次而已,會忘不了那個笑容、那個眼神。真的很喜歡,尤其我也被中里那樣笑着注視的時候,覺得時間能夠靜止就好了。

可惜的是,從小我就不會鬧彆扭這種厲害的招數,所以要怎麼樣才可以一直留住你,真的苦惱過。

也許有一天,你的GTR和我的FC在這山路上跑一次,那一切就可以劃上句號了吧。所以……

什麼叫劃上句號?那種事是你一個人就可以隨便決定的嗎?中里衝口而出,表情帶著怒氣。

抱歉,我說錯話了。高橋真摯地道歉。那,我們還可以繼續做朋友?

中里頓時氣得要昏過去。這是什麼狗屁轉折啊!?他剛剛明明就還在被告白,還沈浸在又甜又感動的棉花糖和彩色泡泡中,怎麼突然就「繼續做朋友」了啊?真教人火大!

高橋涼介,難道你讀的研究院有教跟人告白之後就要同他「做朋友」這種招數嗎?就算你長得再帥,一樣會被揍喔!

咦?高橋不解地看著發起脾氣來的中里。說我的意思是,之前一直沒答應跟你賽一場,就是因為不想太快結束。但是,你一直堅持,畢竟也過了這麼久,我想我不應該再拖下去。

所以呢?

所以我們來賽一場吧。

然後呢?賽完之後呢?就要跟我劃上句號囉?哦不對,是要和我繼續做·朋·友啦,是這樣沒錯吧?

這樣咄咄逼人的中里很少見。高橋目不轉睛地看著他,似乎被嚇到有點呆呆地。

如果是這樣的話,這輩子都不必賽了!我拒絕!

中里?

我話說得很清楚了。這種地步,無論賽或是不賽,我也無法繼續跟你做朋友。中里嚴肅地說。

啊,啊,是這樣。我瞭解了。高橋苦笑一下,扭開頭,才發現香煙早已燃盡,自己的腿上落滿了煙灰。

從來沒有見過落寞的涼介,原來是這樣子的啊。中里發現自己立刻不忍心起來。但不行,這可不是他想要的結果。

你對我的感覺,祇到「祇要告白就夠了」這種程度嗎?

對不起,我想我的話真的讓你很困擾吧。

高橋低聲說完,接著聽到來自他的方向傳來拉開車門的聲音,中里眼疾手快地橫手把車門重新關上,然後雙手按撐著高橋的椅墊,直視他的雙眼,追問道──

難道,你就不想對我做些什麼嗎?連想象也沒有?

高橋的眼皮飛快地翻了一下,看起來就像蝴蝶抖翼似地,因為太過輕快,而顯得有點害羞。

過分。原本想引誘涼介對他做點什麼,現在看來,是他先忍不住想做點什麼了。

中里又靠近了一些,他聽到高橋微微吸了口氣、然後屏住呼吸,不由地笑了笑,側頭壓低一點,吻上高橋的嘴唇。

有淡淡的煙草味道,是涼介的味道。

令中里欣喜的是,高橋很快回應他的吻。

這才是一切都對了的感覺。從來都沒有過的、所有細緻微妙處的吻合,心神共舞那麼合拍。

這一吻,完全捨不得停。

衹不過還是有些關鍵問題需要確認。二人喘息著分開一點距離,忍不住相視而笑。

所以這代表我被接納囉?高橋問。

老天,那麽爛的告白,也衹有我才會接受啦。中里說。

真抱歉,之前沒有太多練習的機會可以積累經驗呢。

我願意給你機會每天跟我一對一練習,我可不會每次都答應喔。

高橋聞言笑出聲來。那真是謝謝你了。

現在要來嗎?我等著。中里伸手撩開一點高橋的劉海,溫柔地看著他說。

嘖。高橋有點不好意思地垂下眼皮望向別處,片刻之後才抬眼正視中里說,我喜歡你,中里San.

我也喜歡你,涼介。所以我現在、很開心地答應跟你交往。中里露出滿足的笑容回應。

咦?我並沒有問那個?

你明明問了,我有收到啦。

收到什麼?

扭蛋啊!難道你不是因為喜歡我才送我嗎?

是沒錯,但是沒有想到交往那麼遠啦……

告白之後交往不是很正常的事嗎?

那也是在告白被接受的前提下——

我接受了喔,剛剛。

……也對啦。

高橋看著中里,微笑道,那以後請多多指教囉。

樂意至極。中里在高橋的嘴唇上輕輕吻了一下。啊對了,有件事我真的很在意。

什麼?

扭蛋。為什麼每一次你都可以扭到不一樣的送我?

這個呀……秘密。

高橋守口如瓶的態度似乎很堅定。中里見狀也不再追問,祇說,那我就當是真愛的力量囉。

高橋聽了噗嗤一笑。如果你要那樣想的話……其實,我稍微計算了一下或然率而已。

但那也不能保證每次出來都是不同的模型呀,何況開始的兩個你也不知道具體是什麼吧?衹有我知道。

是嗎?是那樣的嗎?高橋的表情有點狡黠。

中里瞇起眼睛。兩個扭蛋都是在你走之後我才打開的。

唔,所以我的運氣真的不錯喔。高橋半真半假地說。見中里頗為無奈的樣子,便笑道,你祇要知道,我無論如何也一定要扭到一套送你就夠了。

為什麼?

因為……我真的很想告訴你,我有多喜歡你。 


评论
热度(66)
  1. 森森渐渐糖呢就兩茶匙 转载了此文字
    午休的时候看到这篇一下子就开心起来了.配合阳光照过来真是让人温暖的文字啊好喜欢

© 森森渐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