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不用了,有缘再见吧

[M00]镜中肖像

M00喔M00你是多么稀有的珍宝

x wei:




一只别扭的007,蜜汁文笔,前微虐后甜甜甜。灵魂伴侣梗。文章标题是什么鬼我也不知道,或许它应该叫做"世界不止如此"比较好









1.

"妈——妈……"年仅七岁多一天的小邦德坐在冷冰冰的长桌的这一端,向桌子那一端的母亲叫着。嘴里包满涂了黄油的吐司,声音含糊不清。

母亲不赞同地斥责道:"邦德,吃饭的时候不要说话。"

邦德皱了皱眉头,伴着牛奶把嘴里的东西全部咽下去。

"妈妈,拥有印记是一种怎样的感受?"

母亲头也不抬,专注于一块煎得金黄的鸡蛋上,"你会感到一瞬间的刺痛,然后它就这么出现在你的皮肤上。可能是一个名字,缩写,一句话,一个地点。所有关于你灵魂伴侣的一切。你会继承你灵魂伴侣的一些生活习惯,甚至是一些能力。"

"那有没有人没有灵魂伴侣?"
"不可能。每个人到六岁的时候都会拥有自己的印记。"母亲斩钉截铁地说,"不过在相遇之前死了的倒是有。"

"那我可能是世界上第一个没有灵魂伴侣的人。我已经七岁了,但是印记……它没有出现。"

邦德眨了眨眼,努力保持着超乎七岁儿童的坚强。但眼中已有泪花隐现,说话时带着显而易见的哽咽。"他们说,没有灵魂伴侣的人像无根之萍,永远都无法找到停泊歇息之处。

莫妮卡,这个世界上最睿智也最冷酷的母亲顿了一下,随后回答:"那很好。'世界不止如此',何必为一个无足轻重之人停下脚步。"


2.

他最终还是没有做成世界上第一个没有灵魂伴侣的人。他的印记在他十六岁之时,犹如一场始料未及的狂风暴雨击中了他。然而在那之前,他早已放弃并发誓自己不会软弱天真到去拥有一位浪漫爱情故事中才出现的爱人。

邦德还记得,清楚地记得,事情发生时他正在和婶婶一家打猎。随后,一阵直刺骨髓的疼痛毫无预兆地侵袭了他,一种酸麻的感觉汇聚在他左边的肩胛骨上。

伴随着微小的恐惧和愤怒,他意识到——迟来十年的印记总算出现了。

猎枪啪地一声掉在地上。

前方的婶婶担忧地回过头询问发生了何事。邦德摇摇头,佯作若无其事的模样捡起猎枪,瞄准天空中飞过的大鸟。

扣动扳机,毫不迟疑,不假思索。鸟儿坠落下来,如此的轻而易举。这完完全全超乎了他自身的水平。看来,他的灵魂伴侣是个使枪好手。

可惜,来的太晚了。他嗤笑着在心中说。如此不屑一顾,企图将过去的阴影全部抛诸脑后。


3.

午夜皎洁的月光透过窗户撒了进来,将房间染上惨淡凄清的蓝色,凉风吹过窗帘拂动。

邦德最终还是没有忍住,站在了镜子前。这让他感到微妙的挫败、羞愧和自尊心受损,但这都屈服于强烈的好奇心。

他没有开灯,只是全身赤裸着转过身背对镜子,借着月光扭头看自己背上的印记。

它非常非常小,比他见过的任何一个印记都要简单。一个大写的"M",线条刚毅工整,在末梢微微卷起。标准的斜体,夹带点斯宾塞体的飘逸,够严苛,也够古板。像一颗痔一样镶在皮肤之上。

他反手轻轻抚摸着印记,在暗夜中着迷地念着这个字母,让它在舌尖翻滚。这是属于他的印记。

可能是一个名字,缩写,一句话,一个地点,一句墓志铭……一个大写字母可以是任何!几十亿人口,只有一个大写的"M"!

他注定要成为一个浪子。

一股绝望的冷流悄无声息地滑入邦德心中。


4.

灵魂伴侣真的很讨厌。

邦德会不由自主地在任何时刻任何场合挺胸收腹,站得和旗杆一样直,会喜欢喝浓到发苦不加糖的红茶,会喜欢万年不变的三件套,会喜欢把所有东西收拾整齐并分类,会在十点感到困顿,在五点准时醒来,会用文明用语取代几乎所有的脏话,会有尚不严重的小洁癖。

这不是他。

如果灵魂伴侣的意义就是丧失自我,将他人强加于己身。那么……邦德痛恨该死的灵魂伴侣,痛恨该死的印记。

但在他心底,有一个小到他自己也听不见的声音在絮絮叨叨地说:"它让你自律自爱,让你拥有无与伦比的射击天赋,让你照见自己的丑陋与美好,让你知道世界上有个人用他或她的灵魂铭记你。"


5.

一支装满邪恶淡蓝色药水的二十毫升注射器。

只需要一针,印记就会从身上彻底消失。

这不是从皇家海军升入情报部门的必须条件。因为这个年代,灵魂印记就像女士的年龄一样,私密却无关紧要。世界上没有谁离了谁就不能活的道理。

可邦德还是选择了消除印记。

如果有人能认出他的印记指向谁——假设他或她还活在世上的话,他的灵魂伴侣将依然是安全的。再也不会有人知道他的灵魂伴侣是谁。

况且,药水可以消除皮肤上沉积的黑色素,却不可以消除烙在灵魂中的印记。他依然拥有那些令人生厌的习惯。

邦德注视着印记逐渐隐没。一点点的解脱,然而黑暗依然淹没他。


6.

当邦德作为007初次见到M部长——那个头发花白,蓝眼如鹰般犀利的老头儿时,他无比庆幸自己未卜先知般地消除了印记。

上帝一定在和他开玩笑。


7.

灵魂伴侣可能是爱人,也可能是朋友、亲人,甚至是敌人。

他对每一任M都怀有对长辈的敬爱仰慕之情,但渴望得到与付出等同的M的回报是不被允许的。忠诚永远高于一切,包括牺牲生命亦在所不惜。

邦德花了很长时间都没搞明白,到底是M部长是他的灵魂伴侣这一猜想,还是他的灵魂伴侣已经死在两百年前的事实更糟糕。

特工007风流倜傥,流连花丛,十数年来始终孤身一人。像断线的风筝在狂风中飞舞,像失去舵轮的小船在巨浪中漂流。


8.

007第一眼看见加雷斯•马洛里就打心里厌恶他。

厌恶他的官僚作派,厌恶他具有针对性的讽刺,厌恶他古板苛刻的性格,厌恶他的蓝色衬衫三件套,厌恶他能溺死人的深邃眼眸,厌恶他危险的发际线。从他的皱纹到每一丝白头发,都由衷地厌恶着。

可惜就连特工自己也不能否认,他同样喜爱着新任M的严厉威严,焦躁情绪上来时的样子以及关键时刻无条件的信任和维护(这点他做的可比他的上一任,那个婊子,好多了)。

也许,他只是在深深厌恶着,折磨着两个不服老的顽固老家伙的无情时光而已。

他们是如此相像却又如此不同。


9.

他们初次会面时,邦德太过疲惫,满身被背叛的伤痛,以致于忽视了什么。

但他还没有迟钝到每一次都忽略灵魂深处无法遏制的骚动与渴望。
上帝又和他开了个玩笑。

他本应麻木。


10.

想要逃离,却被无形的力量所牵引。

邦德会很自然地给马洛里递茶,很自然地整理M办公室的书桌,很自然地溜入他长官的家中,很自然地与M并肩作战,默契地像兄弟一样,像左右手一样熟悉对方——在他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之前。

上帝啊,他从未这样猛烈地被一种渴望砸中,每一个细胞都叫嚣着要靠近。007活着的四十多年里,头一次觉得自己并非完整。

然而特工什么也没有做。

出于胆怯,出于多年来刻入秉性的故作坚强与玩世不恭。

朋友?没问题。灵魂伴侣?他不需要。这早己被他抛弃在了天幕庄园。


11.

一次乱糟糟的任务之后,邦德再度溜去马洛里的住所讨酒喝。

一瓶伏特加,不足以使两个"身经百战"的男人喝得烂醉,不明事理。

当他们稍显干燥的嘴唇触碰到一起的时候,一切都那么顺理成章,像是生来如此。邦德想象过这个画面,数次认为自己疯了。事实却远比想象中还要美好,他脑袋里一片空白,美到什么也不愿去多想。

007大概做了他有史以来最大胆的一件事儿。他犹豫着,迟疑地在酒精退下大脑两人分开之前抵开马洛里的牙齿,来了个热辣不色情的法式舌吻。然后等待着被残忍地推开。

出乎意料,马洛里抱住了邦德,在他额头上还了一个亲昵得超出友情亲情的吻。

M的怀抱暖洋洋的,舒适契合,使特工整个人松散下来。他亲吻马洛里冒着细碎胡茬的下巴,像是轻吻不愿醒来的幻梦。

"你喝醉了吗?M?"

"别小看我的酒量,007。请不要怀疑。"马洛里低笑着,把手指插进特工看似坚硬实则柔软的金发中,温柔地抚摸。

邦德调整了一下姿势,躺在长官的腿上,仰视着他。穿着皮鞋的长腿架在沙发边上,待会儿M会责怪他的无礼和不整洁,但现在没人在意这个。

"不要告诉我这是有预谋的,长官。"他闭上眼睛,问。嘴角是上扬的。

马洛里伏下身亲吻邦德的眼睛。他一向很喜爱这双哀伤得像伦敦阴雨天的蓝眼睛,想要拨开里面的阴霾。"恐怕不能如你所愿。我在等你自己主动,而看来你需要一点酒壮胆。"


12.

"为什么你知道是我?"他在马洛里身旁醒来,睁开眼正对上M的视线。感觉自己快变成《十万个为什么》了,可他没法克制这种想要了解更多的欲望。

马洛里拍拍邦德的肩膀,"灵魂是不会撒谎的。而且"007"只有一个,除非我的灵魂伴侣是在二三十前因公殉职了的那个。你想要看我的印记?抱歉,不行。我消除了它。"

邦德与他对视一眼,眼中是纯粹的了然。"真遗憾,我也这么做了。它曾经是个很美的大写"M"(我的确是在夸赞你的书写)。"

他们双手交握,十指相扣。


13.

"我会在早晨五点钟起床,晚上偶尔十点就睡。一般不喝茶,但喝茶一定要不加糖浓到发苦的红茶。我讨厌桌子乱糟糟的,对其他倒没什么要求。做饭仅是能吃,往往一年中超过二分之一的时间不在家中。不习惯听指令,会出卖肉体。你确定你能忍受得了这个?"

邦德放下手中的报告,坐在M的办公桌对面,突然问道。

"007,我们在上班时间不谈私事。鉴于你刚在叙利亚"拆"了几幢大楼,闭上嘴完成你的报告。"M揉了揉眉间,为00特工一脉相承的无法无天感到头疼。

007仍然固执地看着他。噢,那双蓝眼睛看着他,混杂着某种邦德本人都不自知的希翼和祈求。

他叹了口气,"我喜欢掌握一切,喜欢事先计划。如果超出预期太多,我的脾气会不太好。我讨厌脏字儿,即使在床上也最好不要有。我有洁癖。除特殊情况之外,一般早上五点起床,晚上十点睡觉。我喜欢睡前喝一小杯酒,面对女人总有点花言巧语(我很确定这是你的错)。我一向公私分明,不会把私事儿混杂在工作中,所以你可以尽情出卖色相睡女人,仅在她们对任务有帮助时。"M又长叹一声,"如果我能在人生的前半辈子能忍受你带给我的烂习惯,我也一定能在下半辈子里继续忍受下去。"

邦德歪起嘴角笑了笑,"拭目以待。"


14.

M是他的灵魂伴侣,然后他们还决定在一起大概是世上最可怕的事,同时也是世上最好的事。

世界不止如此。而不管他走多远,都有个地方在等他归去。


15.

M很低调,没错,但007很高调张扬。

他们搅在一起的第二天,全MI6就都知道王牌特工007搞定了他们的最高上司。此等丰功伟绩一出,简直堪称人生赢家。

莫尼彭尼和坦纳表示喜闻乐见。因为这俩人早就该在一起了,是人都看得出他们之间四溢的基情火花。并且还因为这帮助他们赢了十英镑的赌局。

倒是军需官Q对这段恋情颇有微词,因为007总在公共频道公然粘粘腻腻,恬不知耻地调戏M。他在这种漫长的精神折磨中,无师自通了名为单身狗的诅咒的技能——"秀恩爱,分得快"!


End

评论
热度(40)
  1. 森森渐渐x wei 转载了此文字
    M00喔M00你是多么稀有的珍宝

© 森森渐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