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不用了,有缘再见吧

小段子【明台/王天风,台风】

台风!!还是ABO的后续!感动的快哭了><

剁椒鱼头:

忍不住了!!下手了!!OOC还用说!!


明台当然知道自家大哥与恩师之间那点儿你来我往你说我三句我回你三百的往事,尤其从自家大哥口中愤恨的吐出那个疯子如何如何对你,那个疯子又怎样怎样待你的时候,明台偶尔很想顶撞几句,老师哪里有你说的那样癫狂,否则还有我的活路?

被不甘心抓到军校的他,刚开始又怎么会老老实实地呆着,即使明台一向在家长眼里乖巧懂事,本质里那少爷脾气哪能一时半会儿放得下,军校的前几月,气的王天风上脚去踹都是轻的,常见的不过便是,他跑的呼哧带踹,汗水点湿了根根眼睫毛进入眼里,含着盐的汗液粘的瞳孔生疼,勉强转头看去,王天风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站在校台上,手里放着一只小茶壶,间歇地喝上两口,与明台对视上,严肃中带着怪异的温和,而口中却从来吐不出什么温柔地词语

“早上没吃饭啊,明台少爷?”

言辞的嘲讽让身边的郭骑云暗地得意笑了下,明台撇撇嘴,他想回答也回答不了,喉中的腥气直直往上冒,连忙咳嗽几声,摆动沉重的身体继续完成所谓的任务。

扑通一声坐倒在地,浑身酸疼的不像样,他低头大口喘气,余光扫到一只伸过来的手,手并不算白皙,有些粗糙却胜在干净修长,手连同手腕稳稳的停在空中,腕子被干净雪白的袖口遮住只露出一小截腕骨,将遮不遮的竟犹自多了些明台在那一刻无法形容的风情。

见学生愣愣地盯着自己的手,王天风轻哼一声,

“怎么,这点儿运动量你就受不了了?”

一把握住老师的手,明台站起身,随即松开,拍拍身上的灰尘,耸耸肩回答

“哪有,我还能再跑个几里。”

“是吗?”

王天风收回手掌背在身后,意味深长的看了眼拐来的学生,另一只手递过那只茶壶,

“喝点儿水吧,瞧你渴的。”

嫌弃地瞄了眼那只普通的茶壶,明台背着手,搓了搓刚才与王天风接触的那只手掌,仰起头,傲气冲天

“我说过的,绝对不用别人用过的东西。”

“哎,你这臭小子,给脸不要脸!”

“郭副官。”

郭骑云气的抬手就要打去,被王天风扇了个后脑勺,平静地说道。这话也不怎么重,可明台听在耳朵里,突然觉得浑身有点儿冷,郭骑云不甘心的低头称是。

“真是少爷架子,不用就不用吧,我看这点儿也该吃饭了,你先去吧。”

明台点点头,向宿舍方向小跑过去。王天风看着学生的背影,抬起与明台相握的那只手,无奈地自语道

“年轻人火气真大,力气也不小,果然是个好苗子。”

这一届的学生,明台几乎被罚的最多,也罚的最狠,王天风一天不吼都算天上下红雨,明台其实特别鄙视老师这种打一巴掌给个枣的不坚定的行为,可每次只要看到王天风还算和气的表情叫他吃着吃那,答应他各种奇怪无理的要求时,明台内心别提有多得意了。


挺久之后,明台问过王天风这个瞎子都能看出答案的问题,他的老师难得的眉眼微抬,握着张报纸回答

“你要死在我那儿,毒蛇还不得连根拔了我的军校。”

不甘心的明台一把扯下那张碍眼的报纸,清澈的双眸直直的盯着王天风微皱的眉眼,郑重地问道

“只是这样,老师?”

“你还要哪样?混小子。”

转转眼珠,经历了无数摸爬滚打的明台自然看出王天风的不自然,切了一声,抬手就往对方颈子上摸去,王天风习惯性地转头,探手去抓明台不老实的双手,师生两人走了几个回合,出了军校,王天风便舍不得下狠劲去揍得意门生,更何况在军校他也是严厉宠着的,明台太清楚老师这点于是他才不会手下留情,三招之内,便如愿以偿地把王天风压在身下,得意的笑了出来。

“学生的技艺有没有提高啊,老师?”

把脸埋在王天风脖颈旁,嗅着那股若有似无的甜腻,明台能闻出那股甜味被自己的味道裹了个实在,暗自得意微笑,看着脖颈上自己留下的印记,毫不留情地又啃了上去。

王天风闷哼一声,眯起眼,趁明台不注意一脚便踹,力道角度控制的太好,刁钻的要命让明台根本没时间反应,一屁股墩了个结实。

自言咧嘴的叫了几声,可似乎对方没什么反应,小心翼翼地的偷瞄两眼,沙发上已然没了那人。只听楼梯处传来一句

“大夏天的,多跑几圈,消消火。”

 

end

评论(1)
热度(84)

© 森森渐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