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不用了,有缘再见吧

天雷滚滚烫地瓜[EG第一人称向]

我警告过了的…
∂∂∂∂∂∂∂∂∂∂∂∂∂∂∂∂∂∂∂∂∂∂∂∂∂∂

我是 Walker.August Walker.刚刚经历了原本前途无量的反派生涯的第一个翻车事故。

作为一颗在国际罪犯榜上冉冉上升的新星,我很荣幸地看到自己的花名Lacker出现在CIA的红头文件上。想想看,猫捉老鼠,老鼠是我,猫也是我。这是一台多么富有代表性的恶俗剧目啊,也只有我这种十年难出一个的犯罪天才玩的溜转。

可能是我的行业质素过高,抢了其他鸡鸡鸭鸭小打小闹的风头,引发了他们集体因为失落而生出的大坨怨念,然后成功地诅咒了我…于是,我憋屈地扑在了IMF的金字招牌上,还要受到先我一步趴地Lane懒得掩饰的不屑眼神。

我,觉得愤怒!是愤怒让我的肌肉紧绷,是愤怒让我的眼皮狂跳,是愤怒让我的后颈僵直,是愤怒让我的衬衫湿透!反正我才不会承认自己害怕!不,是愤怒!

我只是愤怒于夺取钚环轰轰烈烈地炸它个天崩地裂的邪恶计划功败垂成而已!绝对不是因为眼下这个该死的Hunt逮住扭送回兰利见Sloan的局面而害怕!不就是个被我杰出精湛的演技给糊弄到怀疑IMF的蠢·前上司嘛!不过是个被我骗得团团转的女人罢了,罪大恶极的 Mr.lacker表示没在怕的!

"…恐怕这解释不了你听到ilsa高跟鞋声就在位置上抖成鹌鹑的行为。"

可恶的Ethan Hunt!居然变得跟他身边那个矮墩英国佬一样毒舌了!枉费当初他给我那么纯良到圣母的形象了,天哪连CIA最后的良心都沦陷了,怪不得隔壁FBI年考核都怼不过我们…

怒视着Hunt百分百是装出来的茫然无辜的脸,然后我恼火地发现那家伙绿到犯规的眼睛里泛出的不是恐惧与瑟缩…Ethan Hunt他居然给我笑了!?我相信自己的难以置信一定溢满整张脸,因为我特别痛苦地发现这个伪君子笑得越来越过分了!

就在我准备运用我高超的体术突破手铐的钳制给对面这颗挂着碍眼灿烂笑容的脑袋一个高水准的飞踢…呃,我乖巧、沉稳地坐了回去,绝对不是因为The Lady Black挑着她尖刺的眉梢在审讯室门口瞪我的原因。

"啪",厚厚的一叠标着secret 的资料摔在了我的面前。唔,都是辛迪加这几年搞出来的战果嘛,我突然升起的自豪感好像暴露地太明显了,因为对面IMF小组的其他人的手好像都摸进了枪套…

身为一个改志争创美好新世界的先驱者,能屈能伸,保存生命是我们这种人做事的第一准则。所以我扒拉出了每回去兰利总部开大会的专属表情,也就是没有表情,淡定地望了回去,以显示一个专业的反派即使身处危境也从容不迫的风度。可惜黑夫人打断了我展现邪恶素养的机会,她用她惯用的看废零件的冷漠视线轻巧地扫过全场,成功地震住了局势。

老实说,现在被锁在金属椅中的我内心有些许酸涩,毕竟作为曾经她最看重的清道夫,一般来说这种对心理造成极大打击的待遇基本轮不到我。跟在她身后得瑟地看着人们或灰败或绝望的脸色才是我习惯的方式。不过,想想美国政府坑到底掉的制度跟我想象中构建的宏伟蓝图,这点怅然根本就不算什么。

不过她之后推出的那个“污点证人”方案倒是让整间房的人都皱起了眉头, 当然也包括我。我还没有狂妄菲薄到以为自己是Sloan的心头宝,让她舍不得杀我还变着法地捞我的小命。况且不管官还是黑,道上最忌讳的永远是那些反骨仔。一旦应下这桩烫手山芋,本来说不定能指望来劫劫狱的使徒就是第一个想要我死的。而那时,靠那些只能打印出来浪费纸张的保护条例…呵呵,我宁愿现在上电椅,起码还能赚个足金的boss名声,在后来的恐怖分子口中传颂。

可惜,Sloan那削尖到吓人的黑指甲得意洋洋地按下了不知从哪来的指示器上的红键…艹!!!

这个表子冷哼着看着我痉挛不止的可笑样,把我的惨叫当作金酸梅奖那上不了台面的玩意,成功地吊起了我无法再盛的怒气。可惜她干瘦到好似连枪保险都拉不开的手指再一扭…我就丢弃了所有,只奢求她一刻的怜悯。


估计也没有tbc的垃圾,不过本来是想写搞笑向的刀锤的…容我不要脸地打个tag…求原谅
评论(1)
热度(7)

© 森森渐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