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不用了,有缘再见吧

糖刀

跪在小祠堂湿冷的地板上被大哥指着鼻子骂“混帐”的时候,明台心里却是欢喜的。年轻的小少爷呀,第一次这么热烈地喜欢上一个人,毫无保留地将自己的所有卷成了个乱糟糟的包裹连带着顶上最赤诚乱跳的那颗心哟,一起捧給了他年长的爱人。

爱人。想到这个充满亲近之义的词,能够套在王天风身上,一起成为他的专属,明台的那颗本就刻满了老师的心仿佛像在腊月泡了个温泉一般抚帖,涨涨得挤走了身腔里其他所有的空间。就连现在膝盖酸麻、半身僵直,也成了少年脑子里为了追寻爱情所必须经历的磨难来,因了这段在他看来终点风光绮丽的情路上一切的磕绊都带着莎翁喜剧里爱神的神圣使命而变得淬上了一层糖衣。

这时候的小少爷一定想不到有朝一日亲手狠下心去摔碎这份纯粹剔透如水晶般的情意的,居然会是他的老师自己。私下里素来喜甜的王天风,却这么决绝地、义无反顾地舍弃了明台献给他的甜胜如蜜的珍贵的爱,转头奔着最苦最痛的死路一头扎进了中原大地最深沉的梦噩,心甘情愿,粉身碎骨。



我觉得有点问题…这么黑化的我不太科学,昔日大白兔奶糖的我去了何方ORZ

评论(2)
热度(21)

© 森森渐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