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不用了,有缘再见吧

腊八

崔先生从铺子里下工回来,远远地望见自家胡同的小院门口,站着个人影。虽然对自己身份的隐藏功夫颇有些自信,却也不动声色地拢紧了脖间系着的围巾。

“崔先生,回来啦!可等你好一阵了,喏,今儿不是腊八嘛,想着你一个人身边没个亲戚朋友的,就多熬了点粥,给你送过来了,您可别嫌弃呀!”

邻里热情的态度让近年整个人越发沉稳的崔先生楞了微许,看到对方捧着瓦罐的双手冻得通红,忙不掷地接过怀里,真心实意地露了个浅淡的笑,连声道谢。

不过寥寥数面的大婶,看着这位气质出尘的账房先生脸上格外好看的笑意,往日里粗声粗气跟着当街老赖对骂的豁达态度突然变得扭捏,谢绝了先生请她入宅暖暖手的好意,红着脸一溜烟地钻出了巷子。留下崔先生一个人抱着那粥罐,隔着那罐孔微微漏出的热气,愣愣地不知道是在望着大婶匆忙的背影还是墙角那颗半死不活的歪脖子老树发呆。

推开院门,再返身落了锁,崔先生才慢慢抱着罐子进了厨间。这四合院虽然规格不大,但先生一个人住,也到底衬得有些空旷。寻了副碗筷,将还在鼓噜噜冒着气泡的热粥乘了一份,崔先生拨了拨灯花,就在这满屋寂静的居室里,用起了自己的晚饭。舌头尝到温暖的甜味才有些愣怔,将那副人后总是波澜不惊却老是显出股垂暮死气的表情掀开了点端倪。

先生原是土生土长的华东人,家乡惯食的腊八粥,多是加了咸肉、芋艿那种,同北平人嗜甜粥的口味倒是差了千里远。这碗添了红枣、桂圆、薏米的腊八粥合得该是那个人的口味吧。想到那个人,崔先生略略低了头,放下了瓷勺,眷恋地厮磨起右手腕上挂着的那块款式已经过时多年的表盘来。被甜粥蒸腾地满是雾气的镜片底下的双眼,好像也被热汽给熏着了,生了层薄薄的水意。





不知道能不能看出来cp感…将就一下吧,ooc都是我的错,过咩那塞

评论(5)
热度(17)

© 森森渐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