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不用了,有缘再见吧

【豪洛】五次雷洛知道伍世豪在看他,一次他不知道

哈哈哈哈艹TM我终于写完了!管tn的水逆,了不起啊你爸爸还不是挤出来了哇哈哈哈

[‘ooc是一定会有的,对我这种人还有什么正剧期待?!

里面有角色存活私设,一切为了he努力‘’]

对了本来应该会有个姐妹篇从豪哥角度写,题目都想好了,不过连这篇都越写越离题...,顺便我家JLU今天上映嘿嘿嘿嘿嘿嘿

※※※※※※※※※※※※※※※※※※※※※※※※※※※※※※※※※※※※※※※※※※※

1

“洛哥,那个卷毛一直在看你耶”

猪油仔晃着一身百二十斤的肉跟在雷洛后边等着外面的小警察拿钥匙开铁门的时候悄悄跟他吐槽。

“是吗?”

雷洛吸着烟漫不经心地往后一瞥,正好对上监舍里伍世豪直勾勾的眼神,他突然觉得有些不太自在,于是转头招呼了猪油仔加快了步伐。

而扒着号房栏杆的伍世豪等他们两个的背影消失在转角再也望不见了之后,才收住了满脸的笑,将手上的烟头冲隔间之前在雷洛面前大咧咧就把事情抖干净丢人又丢份的大小威弹去。

2

望住伍世豪跟他小弟闷头蹲在地上捡钱的样子,雷洛虽然想揉揉那头肆意生长的卷毛来安慰一下对方被想真心结交的同乡伤了的自尊。但顾及这举动恐怕也太超过了他们二人点头之交的交情,也只能上前邀伍世豪一起吸支烟仅作化解之举了。

“阿正就是这样油盐不进啦,别放在心上。大家各有各的活法,也别强求,看开点啦豪哥~”

戏谑地推搡了对方一把,雷洛抬头欣赏起中秋夜明澄澄的月盘,毕竟一年一次,这种合家欢的氛围就算是他们这些人也多少有些触动,只是这种难得平静的心境没多久就被旁边一束难以忽视的视线打破了。雷洛唇角微不可见地弯了下,装作一无所察地侧过脸冲人礼貌地笑了笑,伴着这种专注的目光同对方一起赏了一场格外美好的月色。伍世豪觉得离自己伸手就能够到的洛哥比远在天上那个黄晕晕的圆圈好看多了,还自以为盯得小心翼翼,却不知雷洛望的是月,心里真正赏的却是自己为他所迷这副痴呆呆的样子。

3

被肥仔超的手下耍阴招死死按在城寨常年潮湿不干的地上的时候,伍世豪的眼睛还是望向雷洛藏身的梯间怕他冲动出来自投罗网。而肥仔超两砖头敲上右腿的时候,哪怕难以想象的剧痛袭卷而上,伍世豪被尖锐的痛意占据的脑海也在雷洛凄烈的嘶喊中找回了一线清醒,雷洛踉跄挣扎着扣动扳机的样子也倒映在他充满血丝的双眼中。猪油仔领着一大帮差佬来救场的急促脚步声也吓退了还想补刀的一众混混,蜷着伤腿无力在水泥地上翻滚的伍世豪也在危机退散之际终于扛不住,失去意识沉入了黑暗。

医院里听雷洛说完那番只能算是亡羊补牢的狠话后,两个人陷入了难捱的沉默。雷洛转身留伍世豪自己调节的空间,他知晓病床上那人也一如既往定定地望着他离开,毕竟落在后背上那道灼灼的视线也仿佛烧穿了肌理燎痛了他的心。

4

经了割肥仔超只耳的事,伍世豪跟雷洛已经近整月没相见过,大家都攒了一肚子的怒火。这次猪油仔上门替雷洛来邀他会面,伍世豪原想晾着对方却到底舍不得还是挂着满脸的尴尬来了关帝庙。没等他斟酌个由头出来缓缓气氛,雷洛就已经开门见山要求他带着玫瑰去泰国同新上位的乃密将军谈货源。伍世豪险些被气笑了,雷洛到底是雷洛,再大的事也越不过生意去,看着对方平静如常的脸色,他想做样子谁不会呢?你既然要装,那我跛豪就陪你玩到底。

装作大剌剌地开口来刺探雷洛对自己重掌白粉市场的反应,好似嚣张地在对方面前吞吐烟圈挑战着对方的容忍度,双眼却隔着袅袅续续的烟雾死死地盯着雷洛,不放过对方面上任何一丝表情。而雷洛自然也对伍世豪极富侵略性的目光有所察觉 ,垂着眼帘隐去表情想装作自然地接过阿豪示威一般递过来的烟,却被那人一把圈住了手腕。两个人扯着脸皮好不容易假惺惺粉饰出来的和平假象就这个动作“咣当”一下砸成了碎渣。

僵持许久,终是雷洛先软了态度,叹出了声,给了大家一个台阶下。他倾身向前,覆在伍世豪紧崩的嘴角烙下一个轻若无痕的吻,惊得这个叱诧黑白道的大佬霎时失措后退。没再回头瞧一眼阿豪脸上可能会出现的神情,雷洛潇洒地挥挥手留低对方一个人在庙祠,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这么放肆,但不得不说成功调戏了把伍世豪,让他的心情陡然轻松了下来。

5

跛豪别墅门前猪油仔跟大小威、哑七几个抽尽的烟头在脚边越积越多,而门内雷洛跟伍世豪的谈话也愈发火星四溅。怒极一个冲动揭开了阿花的身份,却没想到等来的是雷洛早就心知肚明的话中有话。挥退了担忧的玫瑰,只剩下他们两个人的客厅却没了刚刚剑拔弩张的气氛。拿了两个酒杯,招呼雷洛靠近坐过来,把还在皱眉的人搂在怀里,强硬地碰了杯干尽了酒液。

跛豪眼也不眨地盯着雷洛看,尽管现在雷洛安静地偎着他的胸膛,枕着他的左手,伍世豪却依旧感觉他的洛哥还是那个难以捉摸的探长,一如当年在电车初见的模样。这两个已经到了末路穷途的大佬浪费了各自的十数年,才终于能够奢侈地享受起这么亲密的距离。

座钟午夜的整点报鸣尽职地响起,惊扰了这对沉浸于彼此的大佬。伍世豪也收回了圈在对方腰间的手,准备从沙发上起身送客,却没想见一直低着头敛去神色的雷洛一把扯过他大张的领口,朝着下唇恶狠狠地啃去。他吮着伍世豪唇瓣上渗出的血珠,冲对方释放出一个如金三角开得格外烂漫的毒花一般充满蛊惑力的笑,生生地唬住了伍世豪预备脱口而出的骂声,也唬得这原本死犟如牛的潮州佬终于点头一同跑路去加拿大。

#1

伍世豪望着被窝里因为温府冬季骤降的气温而贪恋温暖睡得格外香甜的雷洛,笑得一脸宠溺,戾气全无。这个当年只能供他仰望的小探长终于能被他稳稳地抓在手里,搂进怀里,伍世豪觉得加拿大这个创了历史低温的冬天实在是太美了,他抬头瞥了眼窗外纷扬的雪花,在雷洛睡得一无所知的额角落下一个极尽珍视的吻,也阖起双目拥着对方一起回归睡神甜美的怀抱。

评论(4)
热度(77)
  1. 無望森森渐渐 转载了此文字
    转载的,写的太好了\(^▽^)/!

© 森森渐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