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不用了,有缘再见吧

行运 (狗血重生梗,没有ooc是不正常的)

看完电影回去困成狗,打下这个脑洞的时候困地手都抖了,这股死撑的力量就是真爱啊!所以这里面有什么问题请找睡神负责,我是无辜的。

—————————————————————————————————

”嗰,洛哥,你讲如果畀我哋再嚟一次嘅机会,我哋会搵乜路嚟行呢?“

隔着听筒,向远洋的那人抛出一个他们都无法着数的问题,也无意去等对方的回答,收了线,伍世豪望着港口对面二十多年未见已经可谓是日新月异的风景定定地出了神。他问的这番话, 其实他同雷洛心中各自都早有思量,再来一次,香港也依旧是那时的香港,他们也依旧会是依附于时代洪流下受尽欲望驱使的他们。能够在病魔缠身之际重新看几眼这片倾洒了太多血泪的土地,重新听到心中最挂念的那副声线,老天也算对这个昔日的枭雄没有亏待。

在医院病床上安然阖眼,沉入黑暗的跛豪,重新感知到自己的身体被大力摇晃而醒来的时候,是极度震惊的。因为让他回神的人正是几十年前就折在泰国的小威,若是在阴间重逢,场景却为何仍脱离不开这混乱的城寨?伍世豪沉着张脸,强自按下乱糟糟的心绪,听小威压低嗓子嘶声道“鼎爷公馆出入口已经全部封锁,探听不到里面宜家乜情况,洛哥嘅人手多数都候在城寨外面,冇入来。“ 

伍世豪顿时一阵恍惚,这场景他不知几熟悉,日日夜夜因为膝盖隐伤而辗转难眠的时候他就自虐一般强迫自己回忆城寨断腿的种种,肥仔超狰狞猖狂的大笑跟雷洛急促失常的低喘交织在一起的背景声早已成为他多年头痛症的根源。

被小威焦急的一连串询问声所迫,伍世豪思及此刻境况,起身同前番经历一样,从饼干盒里倒出私藏的子弹,别好枪准备动身再去救下身陷绝境的他的洛哥。瘸了几十年,重新站立感知到自己完完整整的右腿的时候,心里骤然涌上的那股深切的狂喜几乎让他无法自持,双拳死死地抵住尖锐的柜角,一旁的大小威都担心地过来相扶,以为他的身体仍旧为着阿梅和细仔的死而悲痛得受不住。伍世豪也无意向这帮还没有经历往后风雨的兄弟解释多少口舌,免得又横生许波折出来。不过动手前他仔细叮嘱了身边的几个兄弟,同时布下暗棋,用几包粉诱个老毒鬼出城寨给猪油仔通风报信。

他在心里同老天话,虽然不知点解他这个业障随身的罪人会这么好彩能被赐下重新翻盘的机会,也不知这场突如其来的黄粱美梦何时破灭,但有的一秒他就要争足一秒,今次雷洛他还是要保,而这条腿他也同样要贪心留低下来!

一行人各自分散去做事,凭借记忆,伍世豪较前世更早地在乌泱泱披刀乱砍的古惑人潮中救下了被铁楸砸得失了神魂的雷洛,望住怀中人惊惶带血的眉眼,涣散无力的肢体,曾经那股驱使着他用命来护下对方的念头兜兜转转又回到了他的脑中。他搂着这个更年轻的还不自觉打着颤的探长,一手稳稳地在背后抚顺着对方不畅的呼吸,一手小心托着那颗打斗中发型已不复齐整的头,在雷洛耳边低声安慰道,“冇事了,洛哥,系阿豪啊,呢度有我喺,冇事嘅。我已经搵人去通知仔哥了,好快我哋嘅救兵就会入嚟了,冇事了。“

tbc

评论(6)
热度(56)

© 森森渐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