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不用了,有缘再见吧

无脑段子

洛哥这么蠢都是因为我,我知道这里面ooc大了去了,就尽量忽视吧,实在忍不住也别打脸

————————————————————————————

不知什么时候起,雷洛同伍世豪之间除开会为了底下那些弯弯曲曲、见不得光的生意略略聊上几句,余下多半都是沉默相对。雷洛对这段愈加疏离的兄弟情,面上还是不动如山,同以往一样,用温柔的笑意堆砌出最完美的表情,让外界不敢对他们俩的关系有什么揣测。但他私下里却着手让猪油仔派人调查伍世豪向警局插播的暗线,并示意花仔荣煽动城寨原先公仔强旗下不听管教的一帮烂棍去跛豪辖区的粉档搞些动作出来试试水。可结果倒是远出他的意料,看着脑门顶着两个血糊糊的大窟窿的花仔荣(喔,现在应该改名叫猪头荣了),一脸衰样地向他哭诉跛豪手底下的那帮小弟有多不讲规矩、跛豪又有多霸道,雷洛觉得自己可能太过冒进,走了一步错子。

用条高纯度的货源顺便打发走了还在喋喋不休的花仔荣,雷洛开了一瓶麦芽威士忌,这是伍世豪唯一喝得惯一点的洋酒。他有种笃定的预感,今夜在这私人别墅会等到另一位主角上门,所以他准备了两个酒杯。

刚刚斟满,就听见那人沉重的拐杖声在身后渐渐逼近。无视了阿豪满脸兴师问罪的意味,雷洛浅笑着朝对方晃了晃杯中金澄澄的酒液,低头细细品了一口。伍世豪最烦也最受不了雷洛这番装模作样的腔调,再思及这位探长背着他搞的那些不信任的小动作,怒极一把夺过整瓶威士忌就向喉间傾倒。雷洛看着对方不改当初的混混本色粗鲁地用袖子擦嘴,不觉失笑。而伍世豪抬头瞥见雷洛脸上的笑意更是生气,扔掉手里的空瓶,任它与地板碰擦出好大一记响声。

他看着眼前这人因为刺耳而微微皱起的眉头,心中觉得快意了许多,那种好似面具一样常年贴在雷洛脸上的笑是他最不想看见的东西。而借着冲脑的酒意,伍世豪更是放肆地用手中的拐杖强制勾落了雷洛的领结,雷洛越是皱眉,他便越是畅快。最后把他的洛哥堵在玻璃窗前,弄乱了对方原本规整的发型,扯坏了衬衣上做工精细的纽扣,露出了那段终年藏于严丝合缝的立领下矜贵的喉结,这时候早先的怒火也在胃里被烈酒一浇,重新点燃生成了一种来势更加汹汹的欲火。

......

......

......

然后我们拉灯了:)

评论(9)
热度(19)

© 森森渐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