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不用了,有缘再见吧

作孽 [给你大写加粗的O O C]

得,因为某个SB的叫嚣,还是提前声明:一切YY都是我的,与电影设定不同那是我私设的,不要深究谢谢。

先说对不起了,写成老妈子洛哥,小性子阿豪都是我的错,多包涵了(抱拳)

——————————————————————————————————

其实猪油仔对雷洛同伍世豪之间的暧昧关系还是有点门清的,毕竟作为雷洛身边跟他最久的老人,雷洛做什么都不太会瞒着他。不过跟他想的其实不太一样,雷洛第一次同伍世豪滚到一张床上去并不是当初阿豪为他断了一条腿养伤的那个档口,而是很久之后他们过命交情都开始有了无法修复的缺口的时候了。

英国人给雷洛施压,让他捧与跛豪有着深仇大恨的肥仔超重新上位来压制阿豪愈盛的气焰,他清楚一旦应下这件事,他们两兄弟恐怕就真避不开“离心”这个结局了。奈何他又不能不应,哪怕总华探长这么威风的名头在身依旧也只是英国佬手下一条听话的狗罢了。

阿豪在别墅割了肥仔超只耳,看似狠狠打了他雷洛的脸面,实际却是在发泄受到好兄弟背地捅刀的怨气。他既然饮了那杯茶先低了头,雷洛也就随他去发点无伤大雅的小脾气,至于肥仔超那个仆街仔,还真以为搭上了英国佬和颜童,他就不敢动他吗,哼。

两个结拜兄弟僵了好久,自从阿豪负气离开别墅那晚起,什么事都差遣大威小威过来说,简直明面上就把“还在生气”这几个字摆在雷洛面前,让他好气之余也不禁有些失笑。只是金三角颂猜将军的突然离世搅乱了原先定下的香港四分天下的牌面,这是个重新找回局势控制力的好机会,他需要阿豪亲自去泰国跑一趟,把失去的白粉生意连本带利都拿回来。这件事他也只能信任阿豪去做,况且还有玫瑰同行帮衬,虽然有些危险,但也应当不难化解。雷洛真的是这么盘算的,所以差猪油仔约了阿豪在观音庙见面洽谈。没想到这个潮州卷毛过了好些天仍旧阴阳怪气,愤愤不平,雷洛同以往一样好生哄着这急性子,给他一点点剖明利害,才换来对方一个别别扭扭的点烟求和。

接烟的时候雷洛迟疑的那几秒,倒不是再担心对方递过来的烟里面会有什么猫腻,而是思量到自己对家中囡仔都没这么有耐心而突然对他们这份说不清道不明的兄弟情有些警醒。可惜这看在对方眼里又是一个不信任的举措,注意到阿豪脸上越来越明显的挑衅神色跟一闪而过的黯然,雷洛立马收回了乱想的思绪,笑着让那人为他点了烟。彼此吞云吐雾中,相视一笑,也算泯尽多日隔阂了。

可谁也没料到,小威会折在那异国他乡,连条尸都无法回归故土。尽管从玫瑰那里一得知这个消息就知道不好,等伍世豪带着明显缺了一个的一行兄弟从机场关口出来,从他身边目不斜视地擦肩而过,雷洛还是在心底幽幽地叹了口气。打发走了猪油仔跟哑七、大威他们,雷洛跟着伍世豪回了四兄弟原先住的那间破屋,这也是出了当年公仔强那件事后雷洛第一次再踏足城寨。

看着一进屋就死气沉沉地摊在旧沙发里闭目不理人的伍世豪,雷洛无法,只好上前帮对方脱了风尘仆仆的西装外套。只是手才刚伸过去触到衣物,就被那人钳制住狠狠压倒在海绵破落的沙发垫上。明明居高临下表情狠厉,那双怒睁的眼睛里却蓄满了泪水,要落不落。望着这样一头倔强的受伤的孤狼,雷洛对伍世豪本来就因为有所亏欠而硬不下的心变得更加柔软。他轻抚着身上那人的后颈,无声地传达着自己的歉意与愧疚。

两个人就着这样别扭的姿势在小小的沙发里窝了许久,就在雷洛因为思及对方那条残腿而准备出声提醒的时候,原先深深埋在他颈侧的那颗头猛地抬起,携着凶狠的气势就朝他的嘴唇咬了过去。雷洛没有防备,被结结实实地啃了一嘴血,还没有想好该如何应对,就被身上那人硬生生地扯坏了笔挺的西裤。价值千金的、象征着无上身份的袖扣和领带夹叮叮当当地散了一地,却无人留意。

那个月色浑浊的夜里,和着屋外城寨终日不绝的叫骂声,雷洛和他的兄弟上了床,做了一场夹杂着怒气、恨意、欠疚、还有零星甜蜜掺于其中的人生中最复杂的爱,而他和跛豪所犯下的累累罪孽也又多了一桩。

评论(6)
热度(39)

© 森森渐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