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不用了,有缘再见吧

没有花总有烟。(1) [又有个BT的名字:潮州佬香港娶亲记]

得,因为某个SB的叫嚣,还是提前声明:一切YY都是我的,与电影设定不同那是我私设的,不要深究。

轻松EG向,非常无脑,私设一堆,没有营养,o出天际

凌晨还在堵车堵得生无可恋,还是开心一点好了,

看完球别打脸,谢谢——————————————————————————————————

    来港府前,伍世豪带着细佬在潮州码头泪别阿爹阿妈的时候,满腹豪情地许下一定会带着个时髦香港媳妇回来衣锦还乡,让老伍家能被十里八村的街坊好好眼红眼红。虽然壮语刚落就被同行的大小威兄弟一顿嘲笑,狠狠地打击了我们豪哥迎娶香港姑娘的决心,但是!我们豪哥身为潮州混混一条龙,担负着光耀门楣的伟大使命,怎么会这么轻易就被旁人几句冷言冷语动摇信念呢!他更是心底暗暗发誓一定要勾到一个盘条靓顺的相好来气歪那些看他不起的势利鬼的鼻子。

    不过千辛万苦找了蛇头成功偷渡过来后,伍世豪和他的潮州党纷纷被现实打压得惨不忍睹,每天有的稀粥喝都要好好感谢包租婆前晚打马吊赢钱的好心情,更别提什么风花雪月的狗屁梦想了。

    这晚,他们几个收到风又有一群香港傻佬没事找事要去骂街谈判,需要找人充场面,顿时喜上心头,又要有30文进账了,这下月底也能奢侈一把买份叉烧吃了。一群人兴冲冲地跑去赚外快,结果古人云:乐极生悲,真不欺我等也。天晓得平常喊架十次有九次不成,今天晚上还就让他们几个碰上真刀真枪的干群架了。还没从那个怂逼逼的小头目手里要到辛苦费,就被一堆催泪瓦斯放倒进了监狱。

    就在伍世豪望着铁栅栏,内心苦巴巴地算着这一通折腾下来的误工费的档口,一个轻巧的脚步声踏了进来。伍世豪半死不活地抬头瞄了一眼,看到来人的瞬间整个人都恍惚了。日你姥姥呦,怎么有长得这么好看的男人呢!瞅瞅那小身板,跟同屋的阿花一样细。要命了,他好像还冲我笑来着,妈祖娘娘啊,这男的笑起来简直比同乡的村花阿梅还要招我啊!

    就在伍世豪深深陷入对对面蓝颜的花痴中,我们尽忠守则的雷洛探长也觉得牢里关着的这个潮州口音的家伙可能脑子有点问题,这两眼珠子直愣愣地盯着他看,眨都不眨一个,不是被烂鬼hunter的警棍敲傻了吧。本着一点微不足道的同乡爱,雷洛給他眼中的呆佬递了根烟过去。触到温热的肌肤,伍世豪一个机灵终于从花痴中缓过神来,两个手迎得那叫一个热情,把雷洛吓了一大跳,总觉得要是没有那道栏杆护着,里面这卷毛头就要扑上来了。镇了定神,雷探长决定还是别呆在这邪门地了,让猪油仔领了阿正过来好好教育这些同乡一通就准备放人。却哪里知道他前脚刚走,后脚这个没心眼的阿正被卷毛一通“胶己人*”‚几句”正哥“的叫唤,就把自己这个领头上司的信息卖得那叫一个一干二净。真是失策啊失策。

--------------------------------

*胶己人,就是他们潮汕话自己人的意思,反正百度这样说的

评论(4)
热度(24)

© 森森渐渐 | Powered by LOFTER